本埠车手列传<伍>艾萨克

文章正文
2018-01-09 09:47

1993年,厄立特里亚从埃塞俄比亚脱离,通过国际监督下的全民公决,成为一个主权国家。

同一年,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个已有7个子女的穆斯林家庭里,又诞生了一个小黑孩,父母给他取名艾萨克· 默罕默德·凯迪尔。

光阴如梭,转眼就是2014年,艾萨克来到中国,他的第一站是广州。

你们知道的,广州黑人问题多,年轻的艾萨克不想跟那些家伙一样,走上成为一个Dealer的道路。

艾萨克和柯尔特1911玩具狗

在广州呆了一年之后,他决定来宁波看看。他的那群黑哥们儿跟他说,宁波是个小城市,你会失望的。

艾萨克想,去看看也没什么,如果真像他们说的那样不好,我再回广州就是了。

就这样,艾萨克在他22岁那年来到了宁波,开始在宁波大学读书。

王九蛋第一次听说艾萨克,还是通过EZJ汽车俱乐部的老板兼主理人杰哥。

宁波玩车的这帮人都知道,杰哥是很喜欢跑山的,能在四明山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上干过他那台蓝色BRZ的人不多,况且,作为疯狂的义乌拉力车手金志勇大叔的其中一位领航员,杰哥坐在副驾驶座上已不知经历过多少飞跳、滑动和翻车了——金志勇开车很猛,九蛋曾亲眼在温州的瑶溪赛道看到他干爆了波箱。

所以,如果杰哥坐在副驾驶座,他是不会怕什么的。

直到这哥们来了。

杰哥带艾萨克去跑山,让他开自己的BRZ,自己就坐在副驾驶。

若干天之后,我问杰哥,开得如何?

杰哥说:"拿波!这黑炭开车,人要吓煞!“

不过,既然杰哥活着回来了,就说明黑炭车技还是不错滴。

所以九蛋就和艾萨克约了聊天。

黑炭开着他的1.4L四眼POLO如约而至。艾萨克花一万三买来的这台老牌二奶车,在翻新了发动机、换了刹车片、轮辋、轮胎、避震、进气和排气之后,就变成了他的战车。

和全世界所有的平民玩家一样,艾萨克非常喜欢他的战车,觉得他的四眼POLO是独一无二的。

所以,各位,如果真的喜欢车,你会喜欢你的每一台车,如果不喜欢你的某台车,那你只是喜欢钱而已,谈不上喜欢车。

艾萨克的小战车

九蛋的英语水平和黑炭的汉语水平差不多,所以,黑炭讲不了汉语的时候,九蛋讲英语;九蛋讲不了英语的时候,黑炭讲汉语,一篇访谈就做下来了。

以下Q&A整理自九蛋的访谈记录。其中“蛋”为九蛋,“炭”为艾萨克。

蛋:什么时候拿的驾照?

炭: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车了,9岁的时候老爹教我学会了开车,开的第一台车是家里的大众甲壳虫,因为没有驾照,所以就绕着家里的房子开。

蛋:(非洲人民操作野...)

炭:16岁的时候拿到了埃塞俄比亚的驾照,中国的驾照是去年拿到的。

就是这种甲壳虫

蛋:家人对你玩车这事儿怎么看?

炭:我的几个哥哥也都很喜欢玩车,他们也都有自己的车,我老妈觉得玩车这事儿太危险了,不过她也没法管我。

蛋:(儿大不由娘,古今中外概莫能外)

蛋:你现在还是个学生,玩车的资金怎么解决?

炭:一部分是家里给的,剩下的,自己有在做一些国际贸易。我是学机械工程相关专业的,所以将来也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这样我就可以赚钱去实现梦想。

蛋:你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赛车手。

炭:是的,(说到这里他用左手指着自己的右手腕),我想我的身体里就有这个,我是为这个而生的。

蛋:血管里流着汽油。

炭:对。

蛋:场地、拉力、漂移和方程式喜欢哪个呢?

炭:我喜欢场地,想要成为CTCC(中国房车锦标赛)和WTCC(世界房车锦标赛)的车手。

蛋:初来乍到,中文也说不溜,是怎么知道EZJ和杰哥的呢?

炭:刚来宁波的时候,我满地找可以改车的地方,但是我去了很多修理厂,他们都只做修车的生意,不做改装。有一次,我到南门汽配城去找改装店,没找到,后来我看到一台改装车,车上有一个车贴“EZJ”,我就问车主“EZJ”是什么,他告诉我这是一家改装店,并且给了我联系方式,我就自己找到EZJ店里了。

蛋:(我刚开始玩的时候,也没少去南门汽配城,有时候一呆就是一天...)

艾萨克在EZJ

蛋:在街上会飙车吗?

炭:不会,街道上不仅有车,还有行人,你想,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,他们在那里自己走着,如果你飙车,出了事,就会把他们撞倒,他们会受伤,甚至死掉。我只要开车上路,注意力都会很集中,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前后左右各处的情况。

蛋:(嗯,这个同意,开车不仅要用眼睛,还要用到耳朵,用到各种感官,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街道不是赛道,我们亲爱的正气哥陈立同学也说过,街道上飙车,没有奖杯,只有眼泪。)

蛋:你怎么看赛车这件事?

炭:我觉得,重要的不是车,而是坐在方向盘后面的人。

蛋:车只是工具,重要的是技术。

炭:是的,虽然车好的话能在直道超过别人,但是过弯的时候,如果你的技术比别人好,虽然车可能差一些,但你可以在那里追回来。

蛋:(大致正确的观点,当然,车辆性能如果过于悬殊,技术也是无法弥补的)

蛋:喜欢前驱、后驱还是四驱?

炭:喜欢后驱,因为过弯更灵活。

蛋:而且有时候还可以漂移。

炭:是的,哈哈。

到后来,九蛋干脆就不记录了,两个人说得入港,作为汽车运动爱好者,在很多方面都能找到共同话题。

让我惊讶的是,艾萨克是用左脚刹车的——这是一项比较高阶的赛车技巧,一般的业余玩家在手动挡车辆上很少能够做好,此外,他对转速匹配的技巧也非常有心得,说实话,我对他的圈速开始有了兴趣,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见他在赛道上展现实力。

艾萨克的战车在宁波国际赛道

短短两个小时的访谈结束了,艾萨克给我的最深印象就是他对汽车运动发自内心的热爱,你要知道,一个人如果真的喜欢某样东西,那么当他和你谈论起这个的时候,他的眼睛是会发光的。

这种光芒和在路上独行的人脸上悄然露出的笑容一样,是这个虚伪的世界上难得一见的真实事物。

希望年轻的艾萨克在将来能够实现他的梦想。

希望天下所有拥有自己梦想的人都能得偿所愿。

God bless us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推荐 ——